老房子

2018-03-27 15:53:57
文艺

恢宏的建筑,精致的装饰,均掩不住老房子庄严的气息。老房子,我想你了。

潮汕地区有一种特色建筑,其名为“四点金”,亦是我口中的老房子。两百多平方的坐地,一个大厅,两个后房,两个南北厅,一个前厅,两个前房还有处于最中间的天井。

记得小时候,天井就是我们小孩子的乐园,偶尔约上俩三小伙伴,便可以在天井无厘头的戏耍打闹,阵阵笑声是儿时的标志。亦或是手执羽毛球拍,便可以展开一场“搏斗”;亦或是搬出一张小板凳,在黄昏时分,听长辈们话家常、“论古今”、忆往事。

炎热的午后,往大澡盆里小心翼翼地舀着清凉的井水,于是,清爽的泡澡开始了。居高不下的气温,被屋檐下的一盆凉水征服了。年少无虑,回想那小日子还是略显惬意的。坐在屋檐下,拿着蒲扇,靠在椅子上,轻轻扇啊扇,渐渐入睡。

让我历历在目的,还有屋檐下的鸟巢。每每春天时,问及“谁家新燕啄春泥”,那必是我家的燕子。向外望去,燕子忙碌着筑巢进进出出,愉悦地欢叫着。而每当鸟巢中再添新成员时,那更是热闹。燕妈妈忙于寻找食物来喂食,小燕子们则张大嘴巴兴奋地等着,时不时发出欢快的呐喊。当它们渐渐长大后,小燕子开始了低飞训练,天井成了它们的训练场,也成了我们这些孩子的观赏区,老房子也热闹了起来。

雨水笼罩的老房子,尤其美丽,坐在大厅,看雨水沿着屋檐垂下,行成一道道水帘,将整个屋子“装饰”得尤显诗意。天井的水慢慢积起来,形成一片小小的“汪洋”,不懂事的自己,还幻想着在里面来一场游泳,也曾折着一只不像样的小船,幻想着它飘向远方。

犹记得第一次登顶,年少的我们总是对各种事物充满好奇心,看着倚在墙边的木梯,还有那高高的屋顶,那种兴奋感瞬间填满心房。于是颤颤巍巍的踏上第一级阶梯,双手紧紧抓着木梯两边的把手。明明很害怕,却莫名地期待屋顶上俯瞰世界的感觉。经过一番惊心动魄地攀爬,我触碰到了屋顶,我与老房子齐高,我看到了它的构造,我感受到了它的苍老。伸出脚丫,我真正地登上老房子,我感受到它的苍劲有力,站不起身,我半跪着前进,粗糙的屋顶,雨水冲刷过,大风呼啸过,它也在慢慢衰老。小手轻轻拂过它的一砖一瓦,略显疼痛,但这也是岁月流逝的见证。

长满青苔的墙壁,淡淡荒凉,却让老房子更显诗意;开裂的墙缝,丝丝苍凉,却让老房子更具光辉;老房子它虽不是人,可它也会老去,岁月流逝,雨水冲刷,时光让它更有韵味,却也将它消磨,从一开始的白刷刷渐渐蒙上一层灰,峥嵘岁月,斑驳痕迹。长满了老茧的老房子啊,它不曾呻吟,它不曾埋怨。

如今,那座老房子也已不在,铲车已将其瓦解,大货车已将其运走,它的存在,只能停留在回忆,它的辉煌,渐渐被淡忘。在如今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崛起的社会,在老房子渐渐消失的社会,也许,不满于闹市喧嚣的我,在数年后,依然会想起它——那座曾庇护我成长,带给我欢乐的老房子。城市的繁华,取代不了乡村的宁静;高楼大厦的辉煌,取代不了老房子的淳朴;生活的充实,取代不了内心对老房子的那份情……

作者/通讯员:郑伟君 | 来源:17财政学二班 | 编辑:伍一龙
友情链接:39328   4433   39283   77674   44124   10547   88129   33971   18115   91660   40509   46586   48751   26453   41053   57071   4239   47052   27372   96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