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日报:白沙,留下我最好的等待

2018-08-18 16:48:07

8月,宁静的夜晚,我坐在桌前凝视着电脑,若有所思地敲打着键盘,耳边传来林俊杰和金莎演唱的《被风吹过的夏天》,一切显得尽是如此惬意。

时光悠然,来去匆匆,转眼间来到富川白沙镇已经二十多天了,所有的经历都在回忆里沉淀。看着本子上所记录着有关白沙镇的点点滴滴,一个人莫名其妙地开始发呆,似乎在想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有人说,回忆是“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是“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一切都是因为记忆中曾经的太美好,美好到即便是再没心没肺的人也不舍得忘却。静静按捺住躁动的内心而不让那份余悸退去,思绪如一团乱麻却又幡然涌出,我开始思考:关于白沙、关于民风、关于期待、关于未来……

7月13日,从富川瑶族自治县多功能会议报告厅走出来,我安静地坐在前来迎接我们的车上,一路走着,一路颠簸,看着车窗外房前屋后种植的那一片片花生地和主干道一侧几行鸡脚印开辟出来的倾斜重叠的道路,我开始担心接下来一个多月的实习生活,担心人际交往、担心饮食健康、担心民风民俗……对未知的一切充满担忧。

但似乎所有的担忧都是多余的,白沙镇的哥哥姐姐们都考虑得很周详,在生活上给予我们“润物细无声”般的关怀;当地村民都很淳朴,待客热情真挚。就拿民风淳朴这一点来说,我是深有体会的,有两件事情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第一件事就是在7月18日那天中午,去村民家过民俗节日。当地似乎有着各种大大小小的节日,数不胜数,但大体都围绕着“吃”字而来。当天中午,我们在村民的邀约下去到一户农家,接待我们的爷爷奶奶早就在门口盼望着我们的到来。一进门就看到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源源不断地从厨房里端出来,还有一瓶瓶饮料和一碟碟饭后水果,就像是接待从远方归来的子女般盛情。临走时,奶奶还不忘端着满筐的水果追出来,操着一口我还听不太懂的富阳话,比划着手势,示意让我多拿点水果回去吃。第二件事就是我的第一次下村经历。那天下班后,我跟着乡镇工作人员去村支书家吃晚饭,村支书得知我是来自广东的实习生,吃不了辣,特地又跑去厨房炒了几盘不辣的菜给我吃。

是的,这边的生活没有广东那么富裕,生活质量也比不上广东,但是这边的人有着最淳朴的表达、最直接的热情和最真挚的情感。老奶奶那佝偻的身躯,端着满筐水果的皱巴巴的手,满是皱纹的脸上绽放着花儿般的笑容以及村支书那一盘盘看上去简单但又很不简单的菜肴,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每每想起此景,总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抚着心头,我想:是的,这是我所向往的生活。人活一辈子,其间会有千千万万个向往。到头来,谁最后的向往不是这种简单的生活、简单的感动呢?

窗外传来小孩子嬉戏的笑声,思绪瞬间又带回了往昔。有一次从富阳回白沙的路上,雨停了,天很蓝,地半干,路颠簸,车内音乐夹杂着后座小伙伴们的笑声响起,我望着窗外疾驰而过的峰峦,绿油油的稻田,慢慢窥见自己在白沙这段时间里成长的痕迹,开始对接下来剩下的两年大学生活充满了期待。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我不得而知,但我相信,一定会是很可爱的模样。大概在白沙镇政府工作的哥哥姐姐们也是这样想的,虽然现在的扶贫工作繁重,但是想到坚持下去就能帮助贫困群众尽快脱贫致富,想到坚持下去就能看到白沙可爱的模样,他们定又是斗志满满。我也开始在脑海里勾勒两年后自己可爱的模样,心里的期待变成了激情和冲劲,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夏天是个风云变幻的季节,一切都来去匆匆,稍纵即逝。前一秒和煦的阳光照耀在茂盛的树丛里,透出一点点细碎的阳光,树影婆娑,夏风习习;后一刹那急骤的雨点滑过办公室的窗户,发出猛烈的声响,风雨交加。

夜色如墨,燥热减退,天边一枚弯月静静笼罩着田野。因为白沙,这个夏天,好像有种不一样的感觉。世界上有一千种等待,最好的那一种,叫作来日可期。我藏在盛夏里,等待着来日累累的果实。

(贺州日报2018年8月18日刊登我校学生暑期社会实践感想,链接:http://epaper.chhzm.com/hzrb/content/20180818/Articel03001QY.htm)

作者/通讯员:巫卓霞 | 来源:贺州日报 | 编辑:蒋晓薇
友情链接:71142   11643   3890   51933   54129   25621   31277   51556   15656   42535   62637   16399   23934   35203   9119   46069   4180   55648   4575   5044